大宁县新闻频道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旅游新闻 >

追根溯源:探究古代家训产生的文化原因_人文频道_东方

发布日期:2020-05-20 13:18   来源:未知   阅读:

追根溯源:探究古代家训产生的文化原因

其一,人类趋利避害的本性

人类自诞生以来,都在自然而然地追求着温饱及温饱等生理需求之外的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甚至还会有自我超越的需求,这个理论被命名为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由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在1943年的《人类激励理论》中提出,是行为科学的理论之一。

家训从其本质而言,就是一种家族中的祖先,或类似于族长地位拥有较大话语权与决策权的人,在世时,对家族子弟及后代子孙的激励方法与措施。对于拟订家训的当事人,家训既是对与己息息相关的家族当代及后代事务趋利避害的天性发挥,也是努力实现自己及家族未来的安全、社交、尊重、自我实现需求的一种努力,是对自我超越的需求的预设。

例如《世说新语》记载,东晋谢安曾经教训子侄,说:“子弟亦何豫人事,而正欲使其佳?”意思是说:后生子弟关自己什么事,为什么要教育他们,让他们更好?诸人莫有言者。侄子谢玄答曰:“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谢安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其二,宗法制度的必然要求

宗法制度是由氏族社会父系家长制演变而来的,是王族贵族按血缘关系分配国家权力,以便建立世袭统治的一种制度。其特点是宗族组织和国家组织合二为一,宗法等级和政治等级完全一致。宗法制度的本质就是家族制度政治化。在中国古代,家天下自夏代确立,一直延续到清代。可以说,一部中国史,就是一部家族史。家族制度长盛不衰,家族是中国社会结构中最基本的单位。每个社会成员依据与生俱来的血缘关系确定其在宗族中的位置。

中国古代,“扩展的家庭”长期而普遍地存在,有时还形成数百上千人聚居一处的情况,古文献上称“族”,也称“宗族”、“家族”,据东汉经学名著《白虎通》记载:“族者,何也?族者,凑也,聚也,谓恩爱相流凑也。上凑高祖,下至玄孙,一家有吉,百家聚之,合而为亲。生相亲爱,死相哀痛,有会聚之道,故谓之族。”宗族以一定的法度而维持,这种制度,就是宗法制度。

如前述,谢安与子侄对话之例。在我国传统文化当中,“使子弟佳”即使子弟更好更优秀,这绝非只是满足“芝兰玉树”长在“自家庭阶”这样的虚荣心与贪欲。首先,“香烟不绝”乃是一古老的宗教心理,祖先死而不灭,须有后人供香火;而后人对祖先“慎终追远”,可保身家福祉。其次,人类未明心见性前,会有将子孙后代当作自己私有财产的观念,如较为通透世事、境界超然者,也会顺其自然,将自己的人生阅历与追求、希冀在可以影响的范围内进行教诲。所以,尽管到了后来,宗教观念淡者,“子孙繁盛、家世绵长”,仍是人类常见的文化和伦理的观念。这几种观念交织在一起,成为我国独特的人口观、家世观,从古至今,一直深刻影响着我国的人口生育、婚姻观念、家庭教育等的各个方面。

要想使人口繁盛、家世绵长,必须“使子弟佳”,从而,趋福避祸。我国古代的士人阶层,或置产、或传学、或立德、或垂训,为“使子弟佳”大费苦心,形诸文字,便形成了一笔丰厚的“家训”遗产。这既是传统文化的体现,又形成了独特的“家训”文化。因此,“家训”之作,横则求家室和谐,纵则求家世绵长。后世著名的曾国藩家书与各种家训著作,概莫能外。

自宋代开始,与我们原先所普遍认知,宋朝“积贫积弱”所不同的是,由于统治疆域范围内,迎来了相对长时期的社会稳定、经济发达、两宋的文化繁荣程度,达至中国社会的顶峰。强化了伦理纲常的理学于此时期出现,并渐趋成熟。家训,于是顺理成章成为当时士大夫阶层与半耕半读的平民阶层,所普遍需要面对与确立,或继承发展的一项重要内容。

在盛行之后,经历了仅仅九十八年的元代,明清两代撰写家训的风气更浓盛,家训不仅在数量上超过了以往,内容也更加丰富,形式更加多样,领域更为扩大。既有一般的家训,也有专门训诫商贾的家训;作者既有帝王显宦、学究宿儒,也有普通民众;形式上既有长篇鸿作,也有箴言、歌诀、训词、铭文、碑刻;方式上既有循循善诱的说理激励,也有家规族法的惩罚条文,可考者有六十余种。中国家训内容之丰富、涉及面之广博、影响之深刻,是世界各国文化所不具备的。

然而,从清代后期家训文化开始衰落,不过,也出现过局部开新的情况。例如洋务派的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等一批能够睁眼看世界的人。他们接受了西方资本主义的一些新思想、新观念,表现在对子弟家人的教育指导上,从而,为中国传统家训文化带来一股 “新风”。

近代以来,宗法制度、家族传承被看成是一种桎梏,加上受西方思想和现代文化的冲击,家训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直到近年,国家倡导文化复兴,对传统文化重新重视,家训慢慢地又得到人们的关注。

(本篇完)